导航菜单

青少年犯罪,警钟为谁而鸣?

17岁的蔡珏又瘦又瘦,他宽大的囚服披在身上,这越来越衬托出他瘦弱的身体和纤细的手臂。

几天前,兰考县法院就一起盗窃案举行了私人听证会。被告坐在被告席上的是蔡珏。面对检察官的指控,蔡珏仍然有一张孩子气的脸,表现出一些冷漠和冷酷,这对他的年龄来说是非常不合适的。

在今年1月至4月的短时间内,蔡珏连续发生14起盗窃案,盗窃金额超过8万元,一度引起当地居民恐慌。除了在网上玩游戏、玩老虎机、赌博、吃东西、喝酒和流浪,被偷的钱都被挥霍掉了。审判期间,蔡珏供认了刑事指控。在被告席上,蔡珏的父亲、法定代表人蔡子强低着头,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他和他的儿子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但是多年后,他们在一个庄严的审判法庭见面了。

"这个孩子的婚外情是由于缺乏家庭照顾和教育造成的。"主持此案的刘福法官告诉记者。

蔡珏6岁时去世,父亲再婚并嫁给了她的家人。我父亲脾气不好,很少和蔡珏交流。他总是责骂和殴打蔡珏。蔡珏无法感受到父亲的爱和家人的温暖,11岁时离家出走,再也没有踏进家门。

11岁,也许还在父母怀里玩耍;一个11岁的孩子应该是在干净的教室里读书的校园花。然而,年轻的蔡珏却没有同龄孩子的幸福,成了孤独的流浪儿。

审判进入了法庭的教育阶段。主审法官让蔡子强对他的儿子说几句话。看到蔡子强泪眼汪汪地看着孩子,悲怆地叫着孩子的出生名字,然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主审法官让他冷静下来,然后转向蔡珏。"蔡珏,你为什么不和你父亲住在一起,你通常住在哪里?"

蔡珏冷冷地看了父亲一眼,然后抬起瘦瘦的下巴,好像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哽咽着固执地说:“我不承认有家,我没有家!”

当这样说的时候,就好像六月的冰在落下,四个人都吓了一跳。

流离失所的蔡珏,似乎只有三根头发,饥寒交迫,无家可归。为了生存,没有生存的能力,他从第一次小心翼翼的扒窃变成了快乐的偷窃。当他误入歧途时,没有人关心他,给他积极的教育。他的意识中充满了对家人、亲戚甚至社会的仇恨。他对盗窃非法财产和秘密盗窃他人财产没有恐惧或内疚。

上帝的磨坊缓慢而坚定地碾磨。中国《刑法》第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室行窃、携带致命武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公诉机关多次指控蔡珏盗窃他人财产,盗窃数额特别大的,依法追究其盗窃刑事责任。

蔡珏将在铁窗和高墙后度过他的青春。值得思考的是,对于一个饱受人类情感、流离失所、食物和衣物匮乏、渴望家庭温暖和爱的孩子来说,铁窗高墙内的“家”是他最终的归宿和期望吗?(这个角色不是他的真名)东丈记者赵席勒,负责任的编辑:admin

浏览次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