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以天津教案的起因和性质,解读西方殖民者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鸦片战争以来,西方侵略者在进行军事威胁和恐吓的同时,开始渗透和入侵中国,企图在精神上征服中国,以达到武装直升机无法达到的目的。教会的盛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在众多的外国传教士中,确实有虔诚的基督徒,但他们无意识地执行着这一使命,充当着殖民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西方教会在中国建立医院和学校传播文化知识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但与他们的罪行相比,他们无法改变其文化侵略的性质。同治九年(1870年)的天津事变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1

晚清民众的意识形态意识水平不高,没有这种文化侵略意识。我只是从个人经历中感受到了对外国宗教的憎恶和仇恨。诚然,中西文化有明显的差异,有差异自然会有矛盾,但这只是思维和理解上的差异,绝不会像天津事件那样引发大规模的冲突。佛教在中国的传播足以证明这一点。

显然,现代教学计划的直接原因不是文化,而是文化之外的东西。这是因为西方帝国主义利用教会作为侵略中国的工具,不仅通过文化手段,而且通过政治、经济、司法和军事手段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特别是当他们的传教活动在意识形态和行为上遭到抵制时。

这样,教会不仅局限于文化侵略,还将其扩大到政治、司法、金融、军事等方面,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实际利益,引发了各种社会问题。

西方教会对中国的文化侵略不仅仅局限于文化宣传,显示其文化的优越性,还集中于发展中国的基督教徒,扩大宗教组织,使更多的中国人服从外国教会。然而,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传统的国家。人们的宗教观念非常薄弱,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

儒家文化是二元论的,这可能导致有神论和无神论,并得到家庭组织的支持,这可以完全取代西方教会的社会功能。这样,西方教会很难发展。为了突破这一障碍,他们常常采取利诱的手段,给信教的人以各种特权。因此,大多数加入外国宗教的中国人都是被当前的形势所迫或被真正的利益所诱惑,而真正来自上帝的人很少。

应该注意的是当时的中国贫穷落后。大多数神职人员不愿前来,各国政府都渴望扩大教会的权力,并招募了大量的传教士。这使许多品行不良的冒险家甚至是神职人员混淆了。例如,天津法国天主教会的主教谢福音,就是一个以杀人为主要职业的官员。

教堂已经很受人们的欢迎。此外,这些素质低下的传教士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和加剧教会与普通民众之间的矛盾。如果一些当地教区居民拒绝向政府缴纳谷物税,当地官员就不敢向他们征税,拒绝减少他们的收入,从而迫使其他平民进行分配。至于对人性的侵犯,如强行扣押、虐待儿童、剪人的头发和辫子,则引起了人与宗教的冲突,如江西、皖南、天津等宗教案件。

2

人与宗教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严重的原因是西方殖民者坚持把教会作为侵略的工具,一步步向中国推进。然而,清政府软弱无力,在处理宗教案件上让步,严重失职。这是因为随着中国主权的丧失,中国政府不可能事事独立。

从封建制度甚至现代法律的角度来看,外国人在中国享有法外权利已经损害了中国的主权。然而,中国官员不能惩罚宗教人士犯下的罪行,事实上享有法外权利,这更严重地损害了中国的主权。天津事件爆发后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