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经济工作会议之管见:上面的想法到底有哪些变化?

由于地方政府债务的压力,减税和收费进一步减少了地方财政收入,因此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的“资本”存在缺口。此外,能够在基础设施投资中产生现金流的“好项目”越来越少,这意味着未来偿还债务的压力越来越大。例如,作为一个国家级项目,川藏铁路必须有担保的资金,但其未来的现金流肯定远远低于京沪铁路。

因此,为了回到现实,为了让地方政府稳定杠杆,他们必须有稳定的土地租赁费收入。为了防止银行不良资产率上升,有必要确保资产安全。地价和房价的稳定是为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的稳定。不稳定很容易导致系统性金融危机。

你不能既有鱼又有熊掌吗?寻求动态平衡

本次工作会议的一段话颇具创新性:“我们必须科学稳妥地把握宏观政策的反周期调整,增强微观主体的活力,在宏观调控的全过程中走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线;我们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模式,强化整体观念,寻求多目标之间的动态平衡”。这符合四中全会关于完善国家治理结构体系的建议。

我国许多政府部门都有多重目标。例如,央行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包括四个主要目标:经济增长、充分就业、价格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作为一个地方政府,有更多的目标和任务。环境保护、违法建筑拆除建设等治理任务与稳定增长、稳定就业等任务会有一定的冲突。这也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常见抱怨。

但是如何处理多重目标的问题呢?过去,领导干部必须学会“弹钢琴”。这次会议提到了“系统论”、“整体观”和“动态平衡”。例如,环境保护是为了民生,保持物价稳定和确保就业与民生密切相关。环境保护是一项长期任务,确保就业和价格稳定是重中之重。例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建议加快恢复生猪生产,确保稳定的供应和价格。因此,很清楚在多目标下哪个更重要,哪个更重要,应该找到一个动态平衡点。

事实上,由于环境保护是一个具有约束力的指标,过去几年,各地的环境保护或拆迁违规行为相对较强,导致私营企业的经营成本上升,投资意愿下降。加上外部环境的原因,整个社会的就业压力增加了。因此,会议文件中的许多声明实际上是“面向问题的”,即指导各级组织在多目标下实施各种政策,实现“动态平衡”。这符合四中全会的指导思想:以财政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以就业、产业、投资、消费和区域政策为协调力量的宏观调控体系。

因此,2020年多目标管理模式不会有很大变化,但应更加重视稳定就业和投资。前者与减贫有关,而后者与加倍的目标有关。

财务风险不是太大吗?只有观念改变了,三大战役的顺序也改变了。预防和控制风险不再是重中之重。这是否意味着经过近四年的供应方结构改革,金融风险已经大大降低?情况未必如此,因为在经济下行期间,风险将继续释放。消除贫困被放在三大斗争的首位的原因是,消除贫困必须在2020年之前完成。

不可否认,在过去三年里,上述对金融的态度或观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例如,在2016年供应方结构改革之初,金融杠杆率确实很高,因此完全去杠杆化的态度

那么,如何应对风险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压缩各方责任”,即坚持无风险底线,实行“合同制”,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实际上与“一城一策”的房地产政策是一样的。

事实上,今年外资大量流入国内资本市场有利于资本市场的稳定,在一定程度上也抵消了工业资本的外流。因此,增加金融开放和放宽准入条件的目的,包括与美国就中美贸易第一阶段达成的协议,是为了稳定影响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逻辑非常清楚。不在乎一个士兵的得失,而是想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来源:财经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