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大漠丰碑:库布其首条穿沙公路

仲夏时,库布齐适合黄色和绿色。防砂林和人造绿洲,如“镶有翡翠和绿宝石的黄金”,在烈日下闪耀着生命之光。

一条新建的双向四车道过沙公路像一条长长的黑线一样南北延伸。没有人知道库布齐沙漠中的哪条路,每个人都知道向西几公里处的一条狭窄的老路是第一条穿过沙子的路。

"没有人会忘记第一条沙路!"清理新公路的工人门肯巴贾德(Mencken Bajard)说,“没有它,沙漠中的普通人就无法摆脱贫困。库布齐的生态不会改变太多。”

48岁的门肯巴哈德是内蒙古自治区金航旗杜古塔拉镇的牧民。二十年前,他参加了修建第一条沙公路的防砂会议。

库布齐沙漠(Kubuqi Desert)位于黄河“吉”弯南侧,面积平方公里。它横跨内蒙古的金航旗、达拉特旗和准格尔旗。它是中国第七大沙漠,也是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沙奇库布齐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首都搬到几千英里以外的地方。

”黄沙漫天翻滚,白天房间里灯火通明。行人找不到出路,庄稼和牧场都埋在沙子里……”这首歌谣唱的是库布齐沙漠的痛苦和悲伤。由于沙漠的隔离,一些村庄和牧场已经成为孤立的岛屿。牧民去镇上散步,骑骆驼两三天。一些孕妇在去医院的路上死于分娩。许多人因艰难困苦而背井离乡。伊利集团的前身杭锦旗盐场是

Banner唯一的工业企业,距离最近的火车站不到70公里,但却被沙漠挡住了。出口产品需要绕行300多公里,每吨盐的运输成本增加几十元,企业经营非常困难。

为了解决沙区群众和企业“难走”的问题,保证他们的生存,促进他们的发展,杭州金琦在20世纪90年代初决定修建一条过沙公路。这是库布齐历史上划时代的事件。它能被修理吗?十名勘察设计人员和一名记者带着他们的驴子在无数人的眼里冲进了沙漠。头顶的烈日,脚上的热沙子,饥饿和饥饿,以及高温使摄像机无法工作.29天后,他们终于走出沙漠,提交了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1997年6月16日,过沙公路的建设破土动工。人类的声音和机器的隆隆声使沉睡了数千年的库布齐沙漠复活了。为了保护新修建的道路不被流沙掩埋,杭锦旗组织了7次1万人的防治荒漠化会议。

从60岁到70岁,从89岁到小学生,成千上万的人组成了一支防砂大军,他们扛着树苗,砍柳枝,整平沙丘,打沙障.建筑工地挤满了人,骡子和马嘶鸣,喇叭,马,刀和铲子响彻天空。在沙地上,建立了一个大型露天餐厅,有20多人提供一个平底锅,铲子作为铲子,沙坑作为炉灶,沙子卷进平底锅,一半米和一半沙。人们笑着称之为“掺沙米”。

"清汤,挂面,碗底沙,生米和紧咬的牙齿,帐篷躺在那里听着风的轰鸣,早上起来盖住沙子。"回顾那一年联大战争的情景,人们仍然很激动。

这条路缺钱,全旗的干部、群众和企业纷纷捐钱,群众捐了十几块钱,干部捐了几十块钱或几百块钱,共计四百万多元。

杭锦旗人民花了三年时间才开通了沙漠中第一条115公里长的公路,这条公路贯穿南北,内外畅通无阻。它从杭锦旗政府所在地桑尼镇出发,到达北部乌拉特旗前方的乌拉山火车站,称为西武高速公路或S215线。

公路在延伸,绿色在蔓延,一条“绿色走廊”在沙漠深处出现。道路与防砂和减贫相联系,因此

像乌克兰和日本的达赖喇嘛一样,受益者超过一百万。时任达拉特旗祖赫图镇镇长的胡琛看到“邻居”金航旗正在全力修建一条穿越沙漠的道路。他还被困在库布齐沙漠,心想:“如果别人能修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修好它?”1998年,达拉特旗的祖赫图镇在全镇的帮助下,修建了一条30公里长的过沙公路。次年,沙区牧民人均收入增加1000多元,群众欢欣鼓舞。

“如果没有杭州金琦穿越沙公路的示范力量,我们就不会有自己的壮举。”60岁的胡琛说,“这是库布齐的指路明灯。几十年后,它仍在我们心中闪耀。”

今天,汽车在四五公路上进进出出。在公路的两边,你可以从远处看到,绿色无边无际。今年年底,库布齐的第一条过沙公路将被新建的比旧公路短40多公里的过沙公路所取代,这条公路已经在截止日期后使用了10年。

然而,精神永不消逝,它就像矗立在沙漠中的纪念碑。

责任编辑:王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