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通用退出后上汽长城接盘,中国汽车抢滩印度底气何在?

1月17日

长城达成协议,收购印度将军的塔里甘工厂,并正式接管印度将军。这是继俄罗斯图拉工厂之后长城的又一杰作,印度将成为长城海外的主要市场。

随着印度经济的快速发展,消费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在智能手机行业,中国品牌树立了榜样,小米、OPPO和VIVO已经成为主流。然而,印度的钱不是那么容易赚到的,通用也失败了。

2016年,通用汽车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不到1%,排名在10位之外。因此,它于2017年5月宣布退出。其中一家工厂被卖给了中国合作伙伴SAIC。现在长城又买了一家工厂。发展前景如何?

测试印度市场

几年前,当小米的手机在探索印度市场时,很少有人持乐观态度。但现在,小米已经超过三星,成为印度市场的第一家。紧随其后的OV兄弟也发展得很好,中国手机成为印度的主流。

同样,当SAIC在2017年收购通用汽车的印度工厂并正式进入印度时,人们也对此不屑一顾。但经过两年的运营,SAIC MG的首辆SUVMG Hector在2019年6月底正式交付后的六个月内售出。仅根据这款车型半年的销量,MG 2019年在印度的累计销量排名第12位,相信2020年的表现会更好。

就像SAIC一样,长城更有信心进入印度。据报道,长城的收购预计耗资2.5-3亿美元,年产量为15-16万辆。在此之前,长城已经在测试进入印度市场的水。2019年初,该公司投资1000多万元在印度设立子公司,并计划从2021年至2022年进入印度。现在这个目标可以提前实现了。

显然,购买通用汽车的塔里根工厂是一条捷径。有消息称,SAIC也计划收购该工厂,因为目前的霍尔工厂年产量只有8万辆,根据未来的计划,这还不够,所以SAIC计划向另一家工厂追加3.5亿美元。结果,这次它被长城抢走了。

此外,长安汽车在印度市场也有很多动作。长安汽车最早计划于2016年进入印度,但也在印度寻找生产基地,并已开始与供应商进行初步谈判。此外,长安汽车仍在考虑是否在印度建立一家电动汽车电池装配厂,为未来开发新能源汽车做准备。面对国内汽车市场的低迷和合资企业的挤压,这是华山开拓海外市场的方式。作为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SUV是突破点。

当然,尽管印度的汽车市场潜力巨大,但仍不及中国的一小部分,目前只有400万辆左右的汽车。此外,市场主要是经济型汽车。铃木、现代以及当地的马恒达和塔塔牢牢控制着市场,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几乎没有给新进入者留下空间。

事实上,我们所熟悉的国际巨头,包括德国的大众、日本的“两个领域一个产品”,以及美国的通用和福特,并没有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所以通用将会离开,而欧洲的小型汽车领导者菲亚特将无法建立一个立足点。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汽车自然不会去硬碰硬,而是选择自己的优势,即SUV和新能源汽车,并首先从SUV中突围。

例如,第一辆车是MG Hector,它凭借大空间和智能互联技术立即打开了局面。目前,它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每月售出3000多辆汽车。根据计划,SAIC MG将在两年内在印度推出四款SUV车型,包括纯电动MG eZS。目标是在五到六年内销售20万辆汽车,并进入印度二线阵营。

长城汽车主要专注于运动型多功能车,自然运动型多功能车也是印度市场的主要车型。据了解,长城汽车将把哈弗品牌和长城电动车带到印度德里国际汽车展,并宣布印度市场战略。随着长城在SUV领域的成就,哈维尔SUV在印度仍有巨大的成就。特别是,印度的汽车市场目前和国内市场一样处于衰退状态,但SUV市场的前景不容乐观

当然,印度市场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也有许多矿山。首先,印度是一个迅速发展的新兴汽车市场。它将在2018年超过德国,在世界上排名第四。预计它将在几年内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然而,由于印度经济不稳定的许多因素,汽车市场也不稳定。

2019,全球汽车市场不太好,中国下降了8.2%。然而,印度的衰退更加严重。以普通客车为例。根据Autopunditz的统计,2019年印度乘用车总销量为辆,同比下降12.4%。(数据为批发量,不包括奢侈品牌)据报道,这是过去20年印度乘用车销量最大的一年,降幅远远超过2001年和2013年,两者均为一位数的降幅。

那么,在这个节骨眼上,SAIC和长城进入印度市场有什么优势?首先,中国汽车出口已经进入快车道,这是一个必要的途径。它也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积累了一些经验。例如,2019年在海外销售了35万辆汽车的SAIC,已经将MG汽车售回英国本土,并有一定的海外扩张能力。

长城的总量并不大,但它增长得非常快。2019年,海外市场汽车销量同比增长38.68%。这是长城“七国十地”全球研发模式、“9/5”全球生产布局和在全球60多个国家建立500多个质量分销网络的结果。特别是,长城在俄罗斯的图拉工厂可以被视为中国汽车走向海外的典范。

如果中国的汽车出口过去主要是“分散的产品出口”,它们不会被出售,但现在它们已经成为“技术、生产和服务系统的出口”,不仅销售汽车,而且出口中国标准,制造、设计和管理它们。例如,在印度市场,人们习惯了便宜的汽车,只能买得起这样的汽车。SAIC和长城的SUV车型具有大空间、高配置和先进的智能互联应用。然而,价格并不太高,这自然让人眼前一亮。

当然,机遇的背后是挑战。首先,是赚钱的问题。从手机的例子来看,虽然小米、OPPO和VIVO在印度销售良好,但盈利情况并不好。目前,领先的日本铃木和韩国现代已经形成规模经济,铃木的市场份额超过43%,现代约占18.3%,即使利润很低也能赚钱。然而,如果价格太低,就很难赚钱,对于新成立的中国品牌来说,价格太贵,也很难销售。这是一个痛苦的平衡过程。

尤其是我们所熟悉的德国、日本和美国等国际巨头也是印度的竞争对手。中国品牌仍需面对顶级竞争。因此,中国品牌没有资本发动一场向下的“价格战”。自然,他们与国际巨头之间仍有差距。因此,他们只能走个性化的路线。测试是印度人对越野车和新能源汽车的接受程度。那么,印度会掀起一股SUV热潮吗?印度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有多强?这些都决定了中国汽车在印度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