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山寨中心华强北,萎了

一年后,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的中国航空技术公司和电子工业部下属的中国轻工业和电力公司相继进入。

当时,香港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处理中心之一。河对岸的投资者每天都在观察深圳电子大厦的建设进度,看看一天能建几层楼。

看到内地在建立特区方面做得很好,对方也增加了在内地投资的信心,香港的电子业从此跨越了后海湾。

最后,在1981年的吴彤山脚下,深圳的一座标志性建筑受到了欢迎,这座建筑高米,高69.9米,共有20层电子建筑。

1984年,邓公再次来到华强北“仰慕名望”。这座电子建筑是他旅行的重要一站。然后他走进一家电子工厂,看见人们在用电脑下棋。他说,“电脑应该从娃娃手里抢走”。

这句话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给华强北的电子行业带来了机遇。

四年后,美国联合分散的中小企业组成塞吉电子集团。随后,赛格工业发展大厦一楼的一小块区域被分隔并翻新成一个配套市场。十多个月后,整个八层楼的建筑完全被电子匹配市场占据。

华强北可以制造和交易。它既是来源也是目的地。它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三英尺的柜台和一本账簿。商店早上一开门,来自全国各地方言各异的小老板们就会围着商店微笑,接待名顾客,再次赚钱。

它最初是火花,很快变成了食用油。

华强北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电子帝国时代。

02

当时,世界上有大规模产业转移的趋势。发达国家将其加工业转移到东南亚、台湾和香港。

由于高科技产品的升级和降价速度很快,台湾和香港的一些工厂通过走私渠道以极低的价格向深圳销售电子产品后,许多生产过剩的芯片或芯片被淘汰。

当年华强电子世界正式邀请商家时,商店登记处的窗口外排着500米长的队伍。有些人在无法买到正常排队的店铺时,以高价购买二手店铺,投机现象开始出现。甚至有些人也不在华强北开店。他们可以通过转售商店赚很多钱。

站在深圳最高的电子大楼里,俯瞰脚下,到处都有财富的机会。买卖双方,钱进钱出,华强北一直在玩小人的淘金梦。这是《泰晤士报》提供的一个机会。

这股向南运动的热潮使得许多当代企业家,如马花藤的OICQ,从华强北赛格广场五楼开始。

腾讯华强北办事处

摩托罗拉1993年在香港处理了一批电子元件。这是一个用于免提电话的小芯片。价格是每个20到30美分。华强北的一个柜台老板花了几千元进入了3万个仓库。

等到1995年,摩托罗拉停止生产这种世界上找不到的芯片。最后,在华强北市场,原来的2件羊毛进口产品可以卖到27元一件。

这一单生意为他赚了几十万美元,而深圳普通人的月薪只有380美元。

人流、资金流、信息流聚集在华强北,这样的财富故事在那个时候每天都在发生。故事的主角是神州电脑的创始人吴海军和TP-LINK路由器的创始人赵建军。

1994年7月17日,万家百货(华润万家)正式开业。女装世界、男装世界、哈曼购物中心、铜锣湾百货、顺店等专业市场和主题购物中心纷纷涌入并生根发芽,将租赁的厂房改造成商业地产。华强北真的开始有了城市生活的“人情味”。

1995年春节期间,万家百货公司生意兴隆。万科老板王石作为劳动力帮助柜台收银员。

华强北此时有很多客户跟

销售组件怎么样?华强北的电子厂也开始逐渐发挥其实力。我们自己的电子表、BB机、收录机、学习机和小家电的质量都很好。有时,公司可以进入大型海外企业的供应链。

华强北的第一个十年是一个着名的十年,这是时代的礼物。

03

但是命运在给华强北送礼物的时候埋下了陷阱。

1984年,世界上第一部手机诞生了,“移动”摩托罗拉Dyna TAC,它是手机的先驱。这款1公斤重的手机一旦发布,上网费用将高达2万元和6,000元。

今年,中国家庭仍然沉浸在购买华强北生产的21英寸彩电的喜悦中。

1999年,诺基亚享有世界声誉,塞班系统开始流行。自从手机诞生以来,十五年过去了,中国才正式进入手机的新时代。今年,中国只有70万部手机,而全球手机销量达到2.8亿部。

手机无疑是华强北的新机遇。

就在千禧年钟声敲响之前,所有在华强北做生意的潮汕人和温州人都踏上了前往华强北的旅程,寻找未来十年的财富。

当时马云刚刚成立淘宝,中国移动联通的三大电信运营商还没有成立。

起初,每个人都只是站在柜台前,倒卖从香港进口的水货并从中获利,但市场上手机严重短缺。

直到2003年,台湾的UMC手机芯片才开始批量生产。这种低成本的芯片解决方案,在业界被称为“转动钥匙”(Turn Key),将芯片、软件平台和第三方应用软件捆绑在一起,并将相机、MP3、视频和触摸屏等各种功能集成到手机芯片上。

这意味着制造商可以通过添加电池和外壳来使用该方案生产移动电话。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华强北的“山寨”故事从此达到高潮。

山寨这个词还有另一个原因。起初,深圳的制造商不敢把名字放在手机上,只印了两个字母“SZ”。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被称为“山寨”。

华强北的老板依靠深圳的零部件产业,只需要添加不同的零部件、电池和外壳就可以组装成成品手机,成本也降低到几百元。众多国内品牌应运而生。

当时,华强北每天都有3~5部新手机诞生。根据保守的每天3部手机的数字,山寨手机的数量在一年内达到了1000多部。

后来,竞争变得激烈起来。只要华强北有一部假的新手机上市,其他制造商就可以在当晚查看并升级系统。然后他们可以粘贴自己的商标并生产出来。第二天早上,他们把它拿到柜台,这是当天最好的机器王。

2004年,华强北手机厂遭受的损失最大的不是技术,而是假冒手机外观和品牌的跨界创新。

除了严重的假机器,高复印机也变得流行起来。许多模型会让业内人士难以分辨真假。如果你不了解手机,你可能会失明,从华强北购买产品。

几乎所有市场上最畅销的型号都是仿制的,例如诺基亚N73、N95和其他最畅销的型号。最多有几十种型号在市场上出售。

一辆小型奥迪车模型变成了一部带摄像头的触摸屏手机。手写笔藏在它“前面”的前灯里。早期“手机”风格的手机被称为“反狼手机”,因为它的上部天线可以立即释放强电流。不要害怕手里拿着一枚手榴弹,只要你把它打碎,它就能马上打电话。

最极端的表现是震耳欲聋的8个扬声器或由某个高僧驾驶的扬声器都成了假冒手机的卖点。

那是一个年轻人疯狂喜欢山寨手机的时代。只有华强北的手机能处理四张卡片和四个停留,形状很酷,还有八个赛车灯笼。把它握在手中真酷。

2005年,华强北创造了280亿元的销售奇迹,超过了北京王府井和山海关南路的总和。

平均每天有50万人前往华强北。淘金者

2007年,乔布斯诞生了“苹果重新定义手机”的口号,令华强北山寨手机市场大吃一惊。

你是一千堆雪,我是一条长街,当日出来临,相互瓦解的时刻再次出现。

智能手机时代已经到来,但是华强北的商家没有研发能力,也没有核心技术。他们只能遵循旧的组装和复制方式。

野蛮成长中形成的勇气和勇气,以及赚了一大笔钱后逃跑的商业规则不再可行。

风向一夜之间转向普通品牌手机,但华强北的老板们还没有回应。仓库里不需要数万台库存的假机器。这台假机器的利润下降到不到一美元。

衰退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华强北的骄傲优势消失了,多年的声望和声望也化为记忆的碎片,隐藏在昨天曾经熙熙攘攘、赚大钱的商人的斗争中。

华强北没有抗拒时代的变化。

2008年,华强北在第十届高交会上荣获“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与此同时,一些准备击败自己品牌的山寨制造商表示,“中国的山寨上网本将冲出国门走向世界。”

仅在六个月内,上网本就被更新的平板电脑淘汰了,这让一些投入巨资的假冒制造商损失惨重。

这也是同一年。与此同时,“山寨”一词在谷歌在中国的热门搜索词中获得了第一个荣誉,使得中国的“世界山寨工厂”的名称在国外广为流传,或者臭名昭着。

深圳政府爱恨华强北,华强北的长子,每个人都想把华强北从泥沼中解救出来,以延缓华强北乃至中国电子工业的衰落。

我不得不说,“运气”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带走了华强北意想不到的另一面。

2010年泰国的洪水使泰国的零部件生产行业陷入停滞,引发了零部件和硬盘的短缺。华强北的零部件工厂迎来了订单的小高峰。

2011年日本9级地震再次导致零部件供应链崩溃,华强北人又发了一笔灾难性的财。

零部件业务的第二次崛起暂时延缓了华强北的衰退,老板们占领手机市场的欲望从未停止。

2010年,苹果推出了里程碑式的苹果手机4。

年轻人都梦想拥有一部苹果手机4,甚至有些人会毫不犹豫地把肾脏卖给一台机器。华强北一定不能错过这个造梦的机会。一度沉迷于诺基亚研发的华强北,疯狂地转向复制苹果的电子产品。

山寨路继续失控,但深圳不想再继续这个称号。

2011年,深圳监管部门发起了为期6个月的“双”专项行动,赶走了2000多名商户。

当时,在深圳警方的一次突袭中,藏在住宅楼里的假冒手机商人锁上门,从窗户扔出手机销毁证据。

深圳电视台拍摄了近1000个假苹果和诺基亚手机从华强北路哈曼数码广场18楼掉落的场景

华强北叶澄山寨,被打败也是假的。

命运的转折点早在1999年马云创立淘宝网时就被悄悄地写了出来。

JD.com和阿里巴巴于2014年在美国上市,电子商务公司一路攻击华强北。

由于互联网,世界变得更小了。面对互联网浪潮,华强北老板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回头客逐渐变得微不足道。

也是在这一年,一群着名的零部件制造商开始出走,在整个市场引起轰动。每个人都有危险。那一年,新一轮股市崩盘给华强北的老板们又一次轻轻的打击。

很难扭转下降趋势。冬天快到了。

05

当然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自2013年3月起,华强北路主干道因深圳地铁7号线建设而关闭。交通不便成为压倒华强北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街道关闭的那些年里,华强北静悄悄的,许多人离开了,剩下的商人仍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出路。

2014年9月,暴风影音发布了第一代

风口催生了初创公司和下游工厂。制造虚拟现实盒已成为电子市场的新需求。华强北的老板们感觉到了商机,立即开始组装虚拟机箱。

我做了最热的事。前两年,我还当过平衡车。后来,平衡车出了故障,虚拟现实头又被放到了装配线上。

然而,几乎所有的商人都很快走上了价格战的老路。华强北的商人逃脱不了薄利多销的命运。

机遇飞逝,竞争激烈而残酷。

像手机、充电套件、手镯和其他产品一样,一旦价格战开始,所有工厂都无法回头,只能让它越来越便宜。虚拟现实头像的价格也从199元下降到半年来最低的10元。

对虚拟现实感兴趣的用户的新奇感过去后,华强北的虚拟现实机顶盒业务也告一段落。

华强北站的地铁需要4年时间才能修好,通往华强北的道路需要4年时间。

2017年,华强北路拆除了街道封闭的挡板,重新开放。

诺基亚也带着3310型号的复制品回来了,但是业界没有人关注诺基亚的去向。

人们只看到比特币价格从不到1000美元飙升至2万美元。

轻轻一指,事物就是人,而不是人。谁期望世界会改变,就像天地在翻转。

比特币投机被认为是投机,而采矿机器业务就像投机。

华强北不会缺席。比特币发展良好。“铁盒”虚拟货币挖掘器在华强北电子市场的柜台上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而它仍然很热。

这是一台类似于计算机主机简化版的机器。接通电源调试后,机器可以通过内置芯片日夜计算,然后获得一定数量的虚拟货币。

采矿机器用于挖掘比特币

据数据显示,华强北是全球约90%采矿机器的配送中心,各种采矿机器从这里运往世界各地。

2017年12月18日,比特币的实时价格达到创纪录的19,442.1美元,售价超过30,000元的比特币矿山白卡B的市场价格一度升至130,000元。

2018年1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特别管理办公室工作领导小组发布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区内企业有序退出“矿业”,并定期提交工作进展情况。

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比特币价格在攀升至高点后开始下跌。比特币2000亿美元的市值悄然蒸发。采矿机械业务也下滑并遭受损失。

一旦成千上万台采矿机器一天可以降低几千到几万元。

三个月后,采矿机器的利润下降了90%,打击了华强北的10多个电子市场,数以万计的经销商被锁定。

2019年,电子烟行业成为创新圈的唯一出路,这一波华强北也错过了。

每个人都看到了结局。电子烟市场法规的出台在华强北仁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近年来几乎所有华强北工厂的共同故事。这些小工厂的生产线几乎遵循两个标准:什么是热的,什么是热的,什么是快速复制的,没有技术障碍。

都说深圳没有冬天,但是当华强北一次又一次被市场无情地杀害的时候,华强北的老板们心中充满了雪。

06

中国电子第一街曾经辉煌一时,但现在已经失传。

40年后,华强北陷入了中国经济转型和互联网的浪潮中,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它的辉煌和低谷。

几十年来,华强北3英尺柜台后的人们如何变得富有的故事从未停止流传。在这个伪王国的兴衰过程中,华强北路经历了大人物的陨落,见证了路上鲜为人知的人的崛起。

在华强北,没有人敢说他是一个胜利的将军,因为总有晚来的人。

今年小米成立9周年之际,雷军公开表示:仅在9年时间里,小米最大的变化就是淘汰了中国的假手机。

九年来小米最大的竞争对手一直是华强北。对于这个930米长的年代

就在上个月,从深圳华强北地铁站A出口,你可以沿着振华路向东走,距离500米,你可以穿过4到5个化妆品批发城市。

王源数码城二期、童鸣数码城、华联发广场、紫荆花城、哈曼广场在取代数码城招牌之前,已经悄然改变造型,开始进口美容化妆品业务。

据采访,华强北已经聚集了1000多家进口美容化妆品的企业,其中许多是由手机数码企业发起的。

这次华强北人彻底放下了电子一街的身份。

刚才没有人知道华强北要花多长时间来改造它的产业,也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再次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

至于华强北,一直有一个漫长而残酷的事实:

黄金收藏家一直想发财,但没人真正关心这条街的命运。

来源:冲浪广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wap.passfail.cn